昨天,參與手術自拍的鄭曉菊在通報會上痛哭流涕 攝影/《華商報》 趙航  
 昨日,西安鳳城醫院通報手術自拍照事件處分結果 涉事醫生稱——
  “醫生也不是神,他有感情啊”
  醫生護士們面對鏡頭笑著擺出“V”字手,背後手術臺上還露著傷患的一條腿。幾張被流傳出來的手術室自拍照,讓西安市鳳城醫院成為醫患關係問題的又一新焦點,並引起了外界針對該院醫生工作態度的頗多質疑。
  昨日,鳳城醫院通報了西安市衛生局對該院幾名醫護人員的處分結果:給予常務院長閆某記過處分、留職察看一年,並免去分管副院長陳某和麻醉科主任張某、護士長田某行政職務,所有參拍人員給予記過處分,扣發三個月獎金等處罰。
  昨天,多位照片當事者接受了北京青年報記者的採訪,他們還原出事發當時手術室里兩種情緒剛好交匯在一起的情景——一方面是“歷時7小時大手術成功後的如釋重負”,另一方面則是“對服役10年的老手術室惜別之情”。
  對於“本該保存為內部資料”的照片外泄,院方承認存在管理漏洞和醫風建設問題,已面向社會公開道歉。
  老手術室的最後一戰
  網上被瘋傳的這組手術自拍照拍攝於今年夏天。據一名當事醫生回憶,8月15日一早,鄭曉菊帶領著3名醫生、2名麻醉醫師和4名護士走入“老手術室”後,大家不約而同地在六個屋子之間走了走,看了看。他們都知道,當這一天過去後,鳳城醫院的手術室將被挪到在北側新起的那座大樓中去,原手術室則將隨同老門診樓一起,被遺留在這座醫院過去近10年的歲月里。
  鄭曉菊是該院手足顯微外科主任。鳳城醫院起始籌建的時候她就來到這裡,和同事們在這個手術室里做了近20000台手術。根據她的陳述,這些手術為醫院帶來了社會效應,規模也從200張床位發展到600張床位,醫護人員數量則從200人發展到800人。
  這天早上,當這個手術團隊做準備時,手術麻醉科主任張登文正在指揮著大家搬運醫療器械,在新老手術室之間往來穿梭。張登文也和這間手術室共同經歷了10年時光,現在不得不親手把它騰空。醫院的手術一天都不能斷,這個二甲醫院一天要進行近30台手術。新老手術室的搬遷、交接和手術都在同時進行,忙亂之間,張登文只得打消了讓全科醫生在老樓門前合影的念頭,讓他至今遺憾。過去10年間,老、新手術室,都是他參與籌建起來的。
  8月15日的這最後一天,張登文吩咐說只給老手術室剩下做三台手術的設備,其餘全部搬至新樓。而這三台手術中,包含著讓鄭曉菊和張登文最揪心的一臺。上午10時許,鄭曉菊的團隊已為這場關鍵的手術做好準備,能否輓救患者“毀損傷”(血管、神經和軟組織廣泛破壞)的左腳,使其不致截肢,在此一役。
  這一天,該院對40歲民工吳春暉(化名)的手術,進行到了“皮瓣手術”的關鍵一步。在對鳳城醫院“慕名而來”之前,吳和家屬差點聽信了其他醫院的建議,將傷腳截肢。不過這台手術,即便對於有“中國顯微外科臨床基地”、“西安市醫學優勢專科”等多種稱號的鳳城醫院手足顯微外科來說,也是塊難啃的硬骨頭。
  “皮瓣手術涉及到接血管、接神經,在顯微外科中是難度很大的。”鳳城醫院醫務處主任、有四十六年從醫經驗的段治國介紹說。10點30分,手術開始。先後啟動的還有一臺骨科手術,以及另一臺小手術。4個月之後,前兩台手術的場景意外地被置於全社會的目光下。
  七個半小時“皮瓣手術”
  醫生們用白話來解釋的話,“毀損傷”是一種近乎毀滅性的損傷。患者骨折之餘,皮肉亦全面撕裂。
  “手術當然很難,首先要給患處清創,找到這塊兒的血管、神經,然後從取下來的另一塊肉上找到血管、神經,到了那個區域的時候要對接。已經是被別的醫院宣佈要截掉的腳,後來被我們成功保住了。”主刀的鄭曉菊說。
  宣佈“保住”已經是七個半小時以後的事了。從上午10點半到下午6點,九名醫護人員“沒吃沒喝沒休息”;再加上在搬遷的一片紛亂中,空調壞在了這個酷暑時節,手術團隊靠兩臺電風扇堅持完成了工作。
  “這對外科醫生來說倒也是正常的,我們還有工作一夜不吃不喝的時候。”鄭曉菊說,“但在最後一天把這台手術拿下了,大家都很開心。”
  下午6點,最後的縫皮工作也做好了,打石膏、上繃帶,患者的左腳被保住了。主刀的鄭曉菊這才鬆了口氣,摘下了口罩到手術室外休息,喝了口水。而這時壓力已全部卸下,喜悅的情緒開始在手術室里蔓延。有人提議拍照留念。
  “好像是大家不約而同的。這一臺特別有價值,我們可以跟後來人講,我們老手術室最後一臺手術是怎樣的。做這麼大一個手術,留個影,(我認為是)非常朴素、非常簡單的一個想法。”鄭曉菊說。
  手術已經全部結束了。全麻狀態下的吳春暉仍躺在手術臺上,即將被抬上手術車。在外面休息的鄭曉菊被叫了回去,已經摘下了口罩的她並沒有重新戴上,一是因為對口罩材質過敏的她,已將平常墊在口罩裡面的布丟掉了;二是因為,手術室已完成了最後一臺任務,而後面再無手術,所以“無菌”的需求就不再必要了。就在這時,護士拿起了手術室拍攝資料照片用的“傻瓜”相機,給這個團隊留下了這個影像紀念。鄭曉菊回憶,那些“小孩兒(年輕護士)”拍照時自然地擺出了姿勢。
  據介紹,這張照片一是作為老手術室的臨別合影留念,二是作為手術成功的資料留存。醫務處主任段治國證實說,醫院對以往有價值的醫學資料,都會拍下來留作資料。而8月15日這一天,留資料的功用恰好融進了合影留念中。據稱全院10年來這種情況只此一例。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患者的那條傷腿是故意露出來的。
  “有人說你們給患者露在外面暴露別人隱私了。我是這麼想的:別人都說要給他截肢了,我們費了那麼大勁給他保住了,我們要給他的肢体留個照片有什麼不可以的?我相信他清醒的時候我問他的話,也一定是可以的。之後我們拿照片給他和家屬看,得到的也只是千恩萬謝。”鄭曉菊說。
  另一臺骨科手術,也在經歷了困難後宣告成功完成,該團隊同樣留下合影。後流傳出的合影中,五張有四張屬於這個手術間。但據稱是該台手術負責人的骨科主任謝瑞卿昨天拒絕了北青報記者的採訪。
  照片外泄過程未查清
  出於某種原因,原本該作為內部資料的照片被流傳了出來。因為鄭曉菊的“露臉”,所以很快在當地衛生局的調查中被指認出來——事發鳳城醫院。
  本月21日,一位微博網友將五張照片發佈到了網上,稱是從朋友的網絡社交空間轉載並配有批評言論。該網友並沒有回應北青報記者的採訪。院方至今沒有查清是誰將照片發佈到了自己的社交空間里。
  前晚,西安市衛生局決定對鳳城醫院進行處理。並未參與拍照的張登文被免職,昨日他表示自己“應當負起領導責任”;在照片中“露臉出鏡”的手足顯微外科主任鄭曉菊,則被推至前臺來承擔後果。昨日上午在醫院的一次會議上,鄭面對媒體鏡頭痛哭流涕。
  “照片只是內部留的一個資料。”鄭曉菊表達了自己的委屈,“這種露患者肢体的不雅觀,不是我們有意要暴露它。另外我想說,最早泄露出去的那個人不懂,後來進行轉載的那些媒體也不懂嗎?這是我們鳳城醫院宣傳出去的,還是誰宣傳的呢?傳播過程中為什麼不保護病人的隱私?”
  自拍事件引起了社會的極大反響,原本緊張的醫患關係再次成為了輿論焦點。鄭曉菊感到不被理解。
  “讓我覺得難過的是,我們醫生那麼辛苦,我們輓救了那麼多生命,保住了那麼多肢体,連拍個照片都被人說。醫生帶著那麼大壓力進手術室,手術成功的時候,我們不能放鬆一下嗎,不能樂呵嗎?”
  “你看現在那些醫生,有哪個是臉上有笑容的?哪個不是一身壓力,繃著個臉?能樂出來,是多不容易啊。”她說。
  昨日,北青報記者通過鳳城醫院手術室的窗口約訪醫生,在護士前去尋找五分鐘後才被告知“沒找到人”。曾在骨外科、手足顯微外科等多科室實習工作的醫生方文林(化名)告訴北青報記者,新手術室要比原先大得多,不像老手術室,結構簡單,醫護人員低頭不見抬頭見,彼此關係緊密融洽。技術條件和醫患壓力同樣攀升的今天,人情味兒正在這個醫生群體中逐漸消減。
  “那天手術的醫生都是老人兒,這麼多年都是一起走過來的。好像原來的感覺更和睦:人越少,地方越小,好像人跟人之間越親切;現在地方大了,倒覺得誰也見不著誰了。”鄭曉菊說,“我們很懷念那時的感情。醫生也不是神,是人啊。他有感情啊。”
  本版文/本報記者 薛雷
創作者介紹

mb40mbdfj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