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僅一年,何永智就成了八一路的火鍋皇后。
  對著一盆紅油,恨不能每天都會生出新想法的何永智,發明瞭鴛鴦鍋,推出自助餐,連特許連鎖加盟模式,成立火鍋底料標準化工廠,她都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戰鬥員到指揮員
  小天鵝曾經歷過一段瘋狂在外地開加盟店的時期,但很快,這些加盟店開始出現虧損。經過一番考慮,何永智把自己的經驗轉化成了一種標準化的商業模式,讓職業經理人去操作。何永智也成功從一線戰鬥員轉型為指揮員。
  轉型
  一次性底料、冷凍車配送,這些在讓小天鵝距離標準化越來越近的同時,也為人所詬病。
  “菜品、底料不回收,成本一下就上去了。”內部人士稱,“有的單店一天倒掉的油,動輒上萬元。原本火鍋店的收益能達到60%~70%,但是一番折騰後,小天鵝火鍋的利潤大幅下降。”
  位於渝北區現代農業園區上果路24號的小天鵝物配中心,大門口的保安告訴記者,小天鵝中央配送廚房在2013年年底就停止了運營,目前,配送中心承接了部分中央配送廚房的功能,“但說白了,就是一個倉庫”。
  現在,佳永小天鵝正被收購,何永智也將重心放在了自己的轉型項目上。
  記者 鄧高寒 石青川
  謎局三
  小天鵝為何鐵心退出火鍋行業?
  答案:何永智在謀劃轉型
  該神秘人士還認為,想退出火鍋甚至餐飲行業,還有一個重要原因,何永智在謀劃小天鵝轉型。
  “你也知道,比起金融、證券等行業來說,餐飲行業是一個靠吃苦耐勞打拼出來的,特別是剛創業之初,又臟又累,很少有人能吃得下這種苦的。”該人士透露,餐飲大佬們,外面看起很風光,但背後卻十分艱辛,何氏夫婦在創立小天鵝的過程,也吃了很多苦。
  據他推測,何永智有意淡出火鍋行業,將以後的精力放在養老產業上。
  這種說法也有依據,何永智曾說,“前幾十年做過餐飲、酒店、綜合體,現在養老是我的全職事業。雖然我已經61歲了,但我依然有3個10年計劃,帶一個團隊打造一種養老模式,實現標準化、可複製化。”
  據記者瞭解,小天鵝集團計劃與周大福合作,在全國投資建50個高端養老機構,打造高端的養老產業。
  謎局四 2007年引入的風投,充當了什麼角色?
  推測:當了次“站在門口的野蠻人”
  小天鵝的現狀,還有一種可能“風投撤資”。
  “聽說小天鵝集團在引進風投的時候,曾簽署過對賭協議?”記者問道,“如果上市不成功,風投會逼著還錢,有這麼回事嗎?”
  “有這種傳言,但具體的情況我們也不清楚。”該人士說。
  種種跡象表明,曾經為小天鵝註資的風投和PE或許也充當了並不太光彩的角色。
  在國內,風險投資基金被很多人看成企業成長的“催化劑”,因此常被稱為“天使基金”。但在國外,風投和私募的名聲並不好。在華爾街,風投被形象地比喻為“站在門口的野蠻人”。
  “風投怎麼盈利?就是靠投資一家擬上市的公司,並獲得一定的股權,等企業上市後,再在二級市場上賣掉所持的股份,這樣獲得的收益往往是其投入資金的幾倍甚至幾十倍。”申銀萬國分析師李瑜分析說,可以肯定的是,美國的紅杉資本和海納亞洲創投為小天鵝上市投入資金的同時,也獲得了一定的股權。
  風投帶來的不僅僅是錢,或許還有一個更大的致命傷——“對賭協議”,而這種情況,在重慶企業上市過程中非常普遍。
  “我看過很多上市公司的招股說明書,很多企業為了引進風投和私募,獲得資金,都簽署了對賭協議,”李瑜進一步介紹,協議的內容大都要求企業必須在一定時間內上市,否則風投和私募要不抽走資金,要不就獲得公司的管理權。
  在重慶的上市企業中,這種案例並不少見。
  據記者瞭解,中國照明大王,萬州吳長江的雷士照明在赴港上市前募資中,就與軟銀賽富、高盛等簽訂了一系列“對賭協議,而就是這份協議,讓吳長江在雷士照明對公司的控制權上,折騰無數次。
  2012年8月,隆鑫通用上市時,就公佈了一項與股東的“對賭協議”,該協議也規定,如若隆鑫工業2010年凈利潤低於5億元,則隆鑫通用或銀錦實業應以現金向股權受讓方補償;若隆鑫工業2013年6月30日之前沒有上市,受讓方有權要求隆鑫通用回購股權。
  “如果紅杉資本和海納亞洲創投在註資小天鵝之前,也簽署了這樣一份類似的協議,那麼小天鵝上市失敗,這些風投或抽走資金,或獲得小天鵝控制權,這兩者都會出現一個現象,逼宮。”李瑜說,要想不失去控制權,小天鵝需要拿出2000萬美元來歸還紅杉資本和海納亞洲創投,而這幾年銀行銀根緊縮,貸款也非常困難,在這種形勢下,小天鵝通過出售旗下一部分餐飲資產,來歸還風投的資金。
  李瑜認為這種可能性也很大。  (原標題:小天鵝“謎局”)
創作者介紹

mb40mbdfj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