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夫曼的大黃鴨成了國人爭搶的搖錢樹,在港獲得巨大成功後,內地有三十多個城市爭展出權,最後鴨落北京並度過了雙節,引發“中國式圍觀”。這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公益景觀,已演變成一場巨大收益的商業盛宴。
  全國各地的游客涌入北京與大黃鴨爭相合影狂歡,衍生品售賣、餐飲、住宿、交通等產業都收益巨大。園博園還憑藉大黃鴨超越故宮、八達嶺等老牌景區,成為最熱旅游區。據主辦方估算,園博園和頤和園展示期間總收入或超兩億元。
  筆者以為純粹將大黃鴨定位為公共藝術行為是不准確的。在很多觀眾的“收費還是公共藝術”地質疑中,霍夫曼親臨北京對大黃鴨中國之行甚表滿意,認為是一舉兩得。當然國人是需要支付給“大黃鴨之父”一筆“昂貴”的版權費的,另外在香港時限量發行了5000只衍生品小黃鴨,而在北京則是分兩批共發行了5萬隻。霍夫曼大黃鴨中國之行可謂是人財兩得,賺得盆滿缽溢。
  筆者和國人當然不會紅眼病和酸溜溜,但會引發我們的思考和啟示。大黃鴨曾先後游歷11個國家地區15個城市,但在中國受歡迎和程度出乎世人之預料,引發了前所未有的群體圍觀效應。
  在“中國式圍觀”的背後,透出了多方面因素集合。一些媒體分析大黃鴨現象,認為它喚醒了國人的童年記憶,很多人小時候都有過類似的小黃鴨玩具,大黃鴨很像它的放大版。大黃鴨的火爆還和媒體的廣泛關註有關,媒體的炒作強化了人們的關註。當然從深層次原因來看,則是因為國人社會生活中缺少狂歡的氛圍和聚會的機會。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對文化生活有了更高的要求,在內容和形式上也在尋求突破,尋求新奇的感受。
  所以說,國內的市場是無窮的,文化創意產業是朝陽的,關鍵看我們如何培育開發,洋大片、洋鴨子等走紅中國,大把大把地拿走我們的真金白銀不說,還給我們國人上課洗腦,讓一些受了別國價值觀的教育。這種現象恐不能持續下去吧。
  筆者同意成龍的表態,對一個如此簡單的公共藝術能引發這麼多人的喜歡,我覺得我們中國設計師也要仔細思考一下原因,什麼時候我們也能有自己的“大熊貓”或“大金絲猴”呢?當然由此及彼,還有很多方便值得我們創新開拓,守土有責啊。(廉軍)  (原標題:國人爭睹大黃鴨引出的思考)
創作者介紹

mb40mbdfj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